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治疗白癜风好处有哪些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14:40:2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治疗白癜风好处有哪些,河北治白癜风的药物,泸西白癜风医院,滨州白癜风能治疗吗,北京白癜风哪家医院权威好,散发型白癜风大概费用,济宁白癜风专业医院

今年春晚上,吴敏霞与爸妈在一起。

王笑笑

  1992年,巴塞罗那奥运会。当不满14岁的伏明霞加冕女子跳水10米台后冠,远在中国上海一所民居内,一个6岁多的小姑娘忽然间热血沸腾。“爸爸!妈妈!快看,伏明霞拿冠军啦!”她指着电视,兴奋地喊,“我以后也要像她一样,拿奥运会冠军!”

  这个小姑娘就是吴敏霞。当时的她,只是上海市第二跳水学校的一名业余运动员。跳水于她,不过是课外活动,没有目标,更谈不上事业。“伏明霞”和“吴敏霞”的上海话发音很像,或许因为这个原因,“像伏明霞那样登上奥运会最高领奖台”的梦想在吴敏霞心里扎了根。

  24年后,当吴敏霞宣布退役时,她创造的纪录已超越前人——中国首位获得5枚奥运金牌的女运动员、惟一一位7块奥运奖牌得主,奥运史上惟一获得4连冠的跳水选手,“梦之队”首位30岁还活跃在奥运赛场的女将……“有些坚持结束了,但有些坚持,才刚刚开始。”告别泳池,华丽转身,吴敏霞还是那个爱拼、要强的吴敏霞。

  习惯了“没天赋”的自己

  吴敏霞喜欢水,小时候洗澡,经常泡在盆里不出来。6岁时,跳水教练和舞蹈老师同时看中了身体线条优美、性格倔强要强的吴敏霞。因为爱玩水,而且跳水学校离家近,她选择了跳水。

  不过,吴敏霞的成长之路却一度充满了挫折与否定。入队不久,她被检查出髋、胯关节突出,并不适合成为跳水运动员。9岁进入专业队,她又在训练中右手关节骨裂,康复后不再适合对双臂冲击力较大的跳台项目,只好改练跳板。13岁,吴敏霞被国家集训队选中,却在体检时查出血色素偏低,在高强度训练中易发贫血,后经反复观察才“勉强”吸收入队。此外,她的爆发力和体能,也一直饱受外界质疑……

  跳水作为技巧类项目,选材极为严格。吴敏霞笑着说,自己能够一步步走到今天,算是很幸运了。她承认自己不是天赋出众的选手,“可能小时候科技没那么发达,有些指标不像现在那么精确,所以能‘逃过一劫’。要是换到现在,说不定一开始还没练就被pass掉了。”

  而“幸运”的吴敏霞不仅没有出局,反而一路跳进了国家队。当她第一次来到国家队的训练馆,看到身边每一位队友都披着天赋的光环,忽然间,反倒对“天赋”看淡了。在这里,她是最年轻的一个,也是能力最差的一个。“当时我就想,只要每天多练点,老天总不会辜负我吧?”吴敏霞的好胜心被强烈激发,“要实现梦想,就必须在这里出人头地。”

  功夫不负苦心人。2001年,吴敏霞被选中与郭晶晶搭档双人3米板项目,在福冈世锦赛中一举战胜2000年奥运会该项目金牌得主,获得运动生涯第一个世界冠军。“不是每个人都是因为天赋好才能出成绩的,我觉得,只要多努力一些,就可以做到别人以为我不可能做到的事。而且,我慢慢学会了不去顾虑那么多。总把天赋好不好放在心上,反而徒增负担。练了就好好练,不考虑那么多。”

  久而久之,吴敏霞习惯了这样一个“没天赋”的自己,“有时别人说,你这样也能当运动员啊?我就回答,可我就是运动员啊。想想这样的身体也能练到今天这个地步,心里挺自豪的,觉得很了不起。”

  坚持就是四年接着四年

  2004年,吴敏霞与郭晶晶搭档,夺得雅典奥运会女子双人3米板金牌。在前往领奖的通道里,郭晶晶忘情地亲了吴敏霞一下,这成了上海姑娘整个运动生涯最难忘的记忆。儿时梦想一朝圆,吴敏霞的“刷”奥运金牌之路也由此开启。

  据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回忆,北京奥运会与郭晶晶顺利卫冕后,吴敏霞已有了退役念头。尽管她选择了坚持,但“连能否跳到伦敦奥运会都是未知数”。2012年,吴敏霞首夺奥运会单人项目冠军,并与何姿搭档再获双人项目金牌。当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带着“大满贯”功成身退时,吴敏霞竟选择了又一个4年。

  当时,周继红与爱将有过一次深谈。她问吴敏霞,如果还有能力,想不想继续。“她是看着我一点点成长起来的,非常了解我。我觉得,如果她说出这样的话,一定是认可我的能力,关键就看我能不能找到继续的动力。”争强好胜的吴敏霞心中燃起了新的梦想,“中国跳水队此前还没有以30岁‘高龄’参加奥运会的选手,我觉得如果能成为‘第一人’,也是一件蛮骄傲的事。即便走不到最后,我想,敢于挑战自己,去突破极限,也很不容易。”

  对于女子跳水运动员来说,25岁往往已是行将退役的年龄,前任“女皇”伏明霞22岁便挥别泳池,郭晶晶28岁已经淡出。对于吴敏霞来说,里约奥运周期的4年,无疑比此前任何一个4年都更艰难。“难到让我无数次想放弃。当初要是知道这么辛苦,可能就不会再坚持一届了。”吴敏霞半开玩笑道。本身恢复能力就差,加之年龄增长,令她比过去更“易碎”,伤病恢复更困难。而奥运会前夕的一次意外受伤,更是几乎阻断了她的里约之路。

  那天训练时,吴敏霞不慎踩空,右腿胫骨被跳板划开了一条近10厘米的伤口。要强的她,几次在伤口尚未完全愈合的情况下恢复训练,最后被医生“勒令”停训养伤。然而,伤口长好了,状态却没了。“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很崩溃,觉得怎么也跳不动、翻不过来,特别着急。”终于,吴敏霞内心的积郁爆发了。“还要不要继续?不然放弃吧,现在还来得及!”吴敏霞默默躲在海绵垫后面,一遍遍地自问,任凭疲惫和绝望将自己包裹。此时,主管教练聂玉弟和搭档施廷懋的鼓励,帮助吴敏霞稳定了情绪。直到6月的封闭集训,吴敏霞逐渐找回感觉,走出瓶颈,心情也随之平和了。

  如此艰难,为何还执意坚持?“因为你知道,辛苦付出的收获是能够站在国际赛场的最高领奖台上,看五星红旗冉冉升起。那种感受让我放不下这份事业。”吴敏霞说,“如果确实还有能力为祖国争夺冠军,我何尝不希望这样做呢?”

  流水的搭档铁打的冠军

  跳水界有句话,“流水的搭档,铁打的吴敏霞。”4届奥运会,她换了3个搭档,没有一次令女子双人3米板冠军旁落。从最初的小妹,到里约奥运会时的“一姐”,吴敏霞用一枚又一枚金牌书写着奇迹。

  8月的里约正值冬季,虽不似北京天寒地冻,但室外作战还是令跳水选手面临着低温与寒风的考验。比穿着棉衣候场更难想象的是,比赛当天上午,乌云密布,细雨零落,狂风甚至吹倒了场内的背景板。“天冷本来就容易肌肉僵硬,而跳板运动员最怕有风,尤其是女选手,很难控制踩板。”吴敏霞笑着说,当时真有点怕风把自己吹跑了,“在这种情况下,水平已经不是最关键,拼的是意志力了。”

  所幸下午比赛时,风势减小。虽已是奥运会四朝元老,但吴敏霞依然有些紧张,“你说怕不怕输?确实会怕。当结果就在眼前,肯定会有想法。”这是跳水项目的首场决赛,她担心不能给“梦之队”拿下开门红,亦不愿4年坚持因一败涂地成为笑柄。不过,走上跳板,面对熟悉的一池碧水,吴敏霞淡定了。她告诉自己,重要的是过程,而非结果,“我要做的就是把这5个动作顺利完成,发挥最佳水平。别人的表现和比赛结果不是我能控制的,如果我尽力了,没拿到冠军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如果我跳不好,才会是永远的遗憾,对不起4年的付出。”

  最终,吴敏霞与施廷懋以几近完美的发挥,毫无悬念登顶。获得亚军的意大利老将卡格诺托说,“我们从第一跳就知道赢不了,冠军肯定是中国的。”

  最后一次翻腾入水,最后一次上岸后转身鞠躬,最后一次登上领奖台,最后一次绕场向观众致意……此时,吴敏霞才意识到,自己的比赛彻底结束了。赛前,她一直在刻意淡化这场比赛的意义;赛时又太过投入,忘记了感慨。“施廷懋是第一次拿奥运冠军,两个人都很兴奋,一直在庆祝。直到全场安静,国歌响起,才回过味儿来,心想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?以后再没有机会身披国家队战袍了?”

  带着5枚金牌,31岁的吴敏霞告别了奥运赛场。她开玩笑说,自己确实有点伟大,“每一块奥运奖牌对我来说都非常不易,但这次这块金牌是最沉重的。”英国广播公司则在报道中毫不吝惜对中国姑娘的赞美之词:“至少在跳水领域,吴敏霞绝对是个传奇,绝对是。”

  不会偷懒的“强迫症”患者

  有人曾计算过,吴敏霞从3米板上起跳至入水,平均耗时约为1.7秒。但没人能够计算,为了赛场上的几次1.7秒,这位伤病缠身的老将要付出多少艰辛与疼痛。即便已是年过三十,功成名就,但吴敏霞从未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。

  跳水运动,靠的是一遍又一遍重复动作,形成固不可摧的肌肉记忆,从而在比赛中呈现最精准、稳定的姿态。训练中,吴敏霞经常因为太过勤奋,每天都想加练而“挨说”。教练怕她太辛苦,身体吃不消,强制她少练一点。队友也是“牢骚满腹”,因为连“霞姐”都如此严格要求自己,她们再怎么累也找不到偷懒的借口。“我也没什么高尚的想法,就是怕稍微少练一点就会退步。有时跳不好,心里没底,就一遍一遍地想要跳好。如果觉得没练到位,会特别不开心,吃不下饭睡不好觉。”吴敏霞说。

  而这样刻苦的吴敏霞,承受着满身伤病的折磨。她曾笑言,伤病是自己“最好的朋友”,什么时候身上没伤都会觉得不正常。每天训练后的治疗与恢复,几乎占用了她全部的业余时间。胳膊、腰、腿、脚腕、手腕……国家队的医生曾半开玩笑说,吴敏霞身上“已经没地方可增加新的伤病了”。因为不能久站,更不能走太多路,她甚至放弃了担任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中国代表团旗手的荣誉。

  可吴敏霞却轻描淡写地将自己形容为“强迫症”。俗话说,能挑100斤,绝不挑99斤。吴敏霞骨子里有着“自我要求严格”的因子,天生就是这种性格。“日常做其他事也一样,必须非常认真,一定要做到最好。有些事别人当作是娱乐,我也会非常较劲,如果做不好,脑子里就会总想着这件事。直到自己满意了,心里一块石头才会落地。”

  天性使然也好,刻意为之也罢,正是这份一丝不苟的精神成就了“5金王”,也感染了中国跳水队的每一个人。里约奥运会双冠得主施廷懋说,霞姐是自己永远的榜样,“她从不允许自己有丝毫松懈,这份执著不仅对我的跳水生涯,对我未来整个人生都有很大帮助。”周继红更是将吴敏霞视为全队的楷模,“吴敏霞始终像年轻运动员一样要求自己,对其他队员形成了非常积极的影响。当一个坐拥如此成就的老队员还在刻苦训练,年轻运动员当然不会自满。”

  从空中转体到华丽转身

  2016年12月15日,CCTV体坛风云人物初评揭晓发布会,吴敏霞选择在此登台谢幕。“我在这里宣布,中国跳水运动员吴敏霞,退役了。”言至此,她已是声泪俱下。25年运动生涯,18年国家队征途,从此,3米跳板上再无吴敏霞。

  “对我来说,宣布‘退役’比说‘坚持’难多了。”此前几天,吴敏霞都寝食难安,比参加大赛还紧张。奥运会前,教练偶尔会跟她开玩笑,“你再坚持一下,反正也没几天可练啦!”那时想想不用训练该多轻松,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,她还是感到害怕,“不舍,甚至会幻想,要不要继续跳?不敢说再见,怕说出来就成为现实了,于是就想拖着,能拖晚一点就拖晚一点……”

  可是,吴敏霞也知道,自己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,“再坚持,对自己、对家人都不负责。现在全球都在提倡健康运动,咱也得响应一下不是吗?人生不能只有跳水,我又是太过专注的人,一天不退役,就无法全心面对新的开始。”也曾想过不动声色,就此淡出,但这个有“强迫症”的姑娘还是决定把自己逼上梁山,“只有说出来,才能真正放下。再拖到新的一年,不知道会不会又上跳板了。”

  得知霞姐退役,国家队队友林跃半开玩笑道:“这么多年,我们从没见过她做跳水以外的事,很期待她未来会展现怎样的一面。”二十几年,吴敏霞将全部时间和精力给了跳水,几乎没有其他爱好。退役后,她与星烁体育签下5年个人独家经纪合约,后者围绕她搭建了经纪团队,帮助她规划、打造“第二种人生”。如今的吴敏霞依旧忙碌,出席商业活动,参加综艺节目,助阵各类赛事,拍摄时尚大片……“刚接触都会有新鲜感,但能否坚持下去,还要看是不是真正喜欢。未来的事业要像跳水一样,是我真正热爱的事,才能一心一意投入进去。”

  很多人说,退役后的吴敏霞给了外界太多惊喜。昔日质朴素净、人淡如菊,如今华服美妆、风姿绰约;昔日四平八稳、低调内敛,如今能说会道、妙语连珠。“有些朋友开玩笑问我,你是不是忘吃药了?”吴敏霞笑道。此前作为运动员,她深知情绪起伏是大忌,所以总是克制,要求自己平和、看淡。对外也习惯低调,只是踏踏实实、勤勤恳恳,完成好训练和比赛。甚至回到家,吴敏霞面对父母都少言寡语。“现在就不一样了,一家人说说笑笑,气氛活跃得多。我希望自己今后能释放一点,open一点,让大家看到吴敏霞不一样的一面。”

  尽管尚未确定新的职业方向,但吴敏霞或许终究难舍体育情缘。未来,她还想考取跳水裁判资格,为中国跳水及体育事业再尽一份力。“我还是离不开体育,现在依然有空就去锻炼,运动时会很开心。”新的人生与挑战,吴敏霞满怀自信,“一点点来,跳水也不是一下子学会的嘛。”宣布退役时那句“期待更精彩的吴敏霞”,是她给所有人的承诺。

  少小离家去荣誉报亲恩

  问吴敏霞运动生涯有什么遗憾,“拿到这么好的成绩,能有什么遗憾呢?但是这么多年,确实又有些遗憾——留给家人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了。”

  小时候,吴敏霞家里条件并不宽裕,父母微薄的收入勉强可以维持家用。一间15平方米的小房子终日不见阳光,搭一间直不起腰的小阁楼,三口人一直挤到吴敏霞进入国家队。吴敏霞从小没有大城市独生女孩的娇惯,从不刻意追求物质生活的奢华。但离家那年,她心里还是有了个“小目标”,希望练出点成绩,给父母买个大房子。2004年,吴家终于迎来乔迁之喜。如今,家中特意留了一间屋子,用来摆放吴敏霞所获的奖牌、奖杯。

  然而,满堂荣耀的代价是女儿常年在外,难得欢聚。18年来,吴敏霞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3个月。去年春节期间,国家队正好在上海集训。训练场离家只有两三公里,但吴敏霞只请假回家待了半天,大年三十都是在队里过的,连饭都没跟父母吃上一顿。“印象里的爸爸,头发还挺多呢,今年回去就发现他头发少了,还多了好多白头发。”对于儿女来说,不能陪伴父母老去,总归是一件难过的事,“心疼,特别愧疚,但也没办法。”

  今年春节,吴敏霞终于可以陪在父母身边,踏踏实实过一个团圆年了。一家人还登上了央视春晚上海分会场的舞台,与其他代表家庭共同演绎了一曲《家的味道》。“他们可开心了,练歌特别积极,每天对着手机唱啊唱的。”参加春晚只是团圆日子里的一瞬,吴敏霞说,未来希望多留点时间给父母,弥补这些年对家庭的亏欠。

  尽管已是“星爸星妈”,但吴敏霞的父母朴实、低调如旧。要强是吴家人的“通病”,女儿不在身边的日子里,两边都习惯了报喜不报忧,坏事要瞒不住了才说,还得尽量轻描淡写。家人生病或有事,父母怕女儿分心,不想让小囡跟着难过、干着急。吴敏霞出现伤病,也总是拖到可以正常训练才说。爸妈为了“追踪”她的动态,学会了上网、刷微博,有时看到女儿又受伤了,不敢直接问,就给教练打电话。如此这般,一家人相互都不怎么了解了。

  可是,吴敏霞从未因此动摇过对事业的决心,家人的惦念与包容,只会令她对待训练更加认真。看着女儿取得如此成就,父母内心自然也很骄傲。“虽然心里想念,但我们一直鼓励她,要坚持到底。”吴妈妈说。吴爸爸更是坚决,“对,无论遇到什么困难,要往前冲,不能打退堂鼓!”闻此,吴敏霞则大笑起来,“你看,就是他们把我培养成‘强迫症’的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怀远白癜风医院